Juri Markkula

簡歷

電腦、電子與工程學

 「我對電腦、電子和工程學有濃厚的興趣⋯⋯我在電腦顯示屏中得到了啟發與靈感。」

早在大學時期,Juri Markkula用細緻的手工製造機器般的作品 ── 色彩混合系統(Color Mixing System),共用了2500個通訊裝置,裝置裡的紡織染料和牛奶互相流動及滲透,形成了漸變的色彩圖表。Juri Markkula是一位善於把工業與電子科技元素融合,再轉化為藝術和美學的藝術家。他經常夜半起床開始他的機械創作,是一位追求細節的藝術家,創作細緻與抽象的平面藝術以喚起大家對超自然本質的記憶。


對漫畫書的興趣

 

Juri Markkula早期的藝術靈感來自於漫畫。十三歲的他已不滿足於閱讀,而是融入自己的角色和藝術風格創作自己的漫畫作品。他對方形(「最終形象」)的迷戀能追溯到最初他對漫畫產生興趣的時候。諷刺地,藝術評論家兼哲學講師Lars-Erik Hjertström Lappalainen指出:「Juri Markkula的藝術作品跟趣味完全沒有關係。」Juri Markkula在浮雕作品的塗漆面上以不同角度繪色,令人難以抗拒。例如作品Carmin Ground 以不同尺寸大小的方式呈現,令人聯想起放大近觀的樹葉與草,這樣脆弱的狀態改變了我們分辨自然與真實的看法。

 

多樣的視野角度

作品如 Red to Gold, 會隨著觀賞者的視角而改變其作品顏色 ,充分表現藝術家對呈現作品角度的敏銳觸角,並透過這種方式帶領觀賞者觀察自己世界裡的色彩。

 

一種發展中的語言

 

Juri Markkula成長於芬蘭,他先移居瑞士入讀一年藝術預科學院。其後在1997年至2002年間,於斯德哥爾摩皇家美術學院修讀藝術系碩士課程。在學期間Juri面對不少挑戰。「我很早以前就開發了自己專屬的藝術語言。」他承認在那個階段發展還是不完善。不久之後,他改變了一貫的繪畫方式 - 「我以前只會用課堂上學的技巧畫畫,但在過去兩年裡,我重新專注自己十五年內隱藏著的藝術風格。」

印象派藝術家大師克勞德·莫奈是其中一位Juri早期作品的靈感來源。Juri在21歲到訪布拉格的途中,回想起自己接觸莫奈《魯昂大教堂》系列畫作時驚嘆的樣子,回家前嘗試研究莫奈是如何創作的。在2017年5月,Juri Markkula到訪法國盧昂及莫奈的工作畫室,是次的朝聖之行或會影響他日後的藝術創作方向。

RGB (紅、綠、藍)是指應用於所有電子顯示屏和影音素材的加色系統。Juri刻意選擇此3種顏色來創造出其作品的抽象美態。他的藝術作品成為了電子世界與真實世界的混合品。Juri解釋說:「我的作品代表了我對RGB的構想。我覺得RGB就像銀幕一樣開明。對我來說,顏色就是其表面,一個聯繫觀者與情感的接口。」對Juri Markkula而言,藝術是一種楷模和思想模式。「一旦我開始繪畫,就難以停下來。藝術裡有很多規則,卻是完全的自由。」

 

遠離繁囂

完成學業後,Juri渴望逃離斯德哥爾摩,這種強烈的欲望源自於認為大城市容易令人分散注意力。「現在的工作室很划算,我亦有很多時間投入創作中。」他現時身處於瑞典的哥得蘭島嶼,活躍於哥特堡和斯德哥爾摩舉行展覽。藝術本身是一種靈感,是傳統,是歷史。Juri著迷於對幻象的創作,喜愛用鏡子呈現我們的世界和賦予物料的新世界。他在2005年創作的作品 —— Fort Knox Series為觀賞者帶來進入新視野、新思想的機會,讓我們不再把黃金的價值著眼在其商業用途,而回歸到它本身的美。他擁有強烈的職業道德,但這不只是與工作相關:「我會花大部分時間觀察,跟不同材料建立友好關係。」關鍵在於專注:「保持無家可歸的心態是好事。這是很難做到。每次創作,都必須要重新開始,這是十分難受的。 」

 

工業文明

斯德哥爾摩的火車站成為了Juri Markkula的一張大型畫布 。由2012年開始繪畫初稿,到2017年 他創造了一個數之不盡的玻璃馬賽克瓷磚牆裝置。是次計劃的規模既有紀念性,亦十分有人情味。室外的光線被牆壁反射帶到室內,同時把工業的強光淡化了。

 

展覽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