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 Yanzi 章燕紫

简历

童年

 

章燕紫生于一九六七年,江苏镇江人。她父亲的职业兽医是保护动物免受疾病和病菌的攻击。这职业对其女儿来说有着意想不到的影响,亦使章燕紫在成长中经常接触不同的医疗用具。

 

她讲述自己童年时的经歷:「小时候,父亲在我们家里有一张旧式、可以锁上的桌子。当父母不在家时,我偷偷地打开它。我翻阅了桌子抽屉里所有东西,父亲在学时期的照片、笔记本等。里面还有一个装有听诊器的特别盒子,我会把听诊器放在耳朵上,听听自己的心跳,也用它来唱歌,听诊器是我最喜欢的玩具之一。我也玩注射器,用它把水注入蒸馒头里,相当淘气。 这些被禁止玩的东西使我的童年充满乐趣。」

 

她在童年时曾与疾病战斗,使她在医院逗留了一段时间以治疗血液问题。年轻的章燕紫在成长期间被药物包围着。如艺评家巴巴拉·波拉克(Barbara Pollack)最近写道:「对章燕紫而言,医学治疗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而不是健康失调时才存在的偶发行为。」她在后来的艺术陈述中亦表达了自己的医疗经歷。

 

少年

 

她年少时瞭解到自己的艺术才能,所以她专注练习山水、花鸟等传统水墨技巧的描绘。她还努力地令自己成为一个专业书法家,亦寻求在和谐恬静的古典风格艺术中,缓和自己的不安。 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艺术后,九十年代时章燕紫专注在家庭生活上,结婚及育有一个女儿。

 

疾病和灵感

 

在2000年,她的丈夫患病了,更悲伤的是,她的父亲于2001年去世,其母亲亦于2003年离去。在短暂时间内继连失去双亲的经歷对章燕紫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比其他人更早面对死亡。之后,我经歷了一个漫长而焦虑的过程。」她描述了母亲是一个特别虔诚的佛教徒。在她生命的最后一个月,章燕紫与母亲住在寺庙里,那就是母亲去世的地方。「在她去世的那一天,我没有哭。我在寺里度过了一个月,好像在那儿完成一个仪式,一个表演。我们就像演员般陪伴她向西方极乐世界出发。」章燕紫坚信家庭的责任和孝道的美德:「作为她的后代,我们必须满足她的愿望。」这段悲伤的经歷是章燕紫成为职业艺术家的催化剂。她丈夫的病,加上其父亲的离去,鼓励章燕紫以新的思维和表达方式重投艺术。2002年,她入读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并于2007年获得水墨画硕士学位。

 

认可和赞誉

 

父母去世后,章燕紫把自己沉浸在工作中。她参加了2004年中国的「声声慢」第十届全国美展和2005年的「风 雅 颂」第二届北京国际双年展。不久之后,2007年,她获得中国文联主办的第五届中国画展金奖。2008年,章燕紫第一次在法国展示她的作品,展览名为「踏莎行」。之后于2010年她更将展览带到上海。

 

而2010年更是艺术家的转捩点,她决定不再强调传统主题,而是专注于日常生活中的物与事。回想起曾经困扰她的病史和童年玩过的医疗工具,她开始描绘不同必需和持续伴随我们生活的医疗工具和仪器。这启发了她2013年一个突破性展览:「止痛帖」。她母亲去世的记忆也被融合在《止痛帖》这件由成千上万的佛像拼合而成的作品中。章燕紫说:「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想法,这作品是献给母亲的。」徐累写道:「很少中国艺术家在他们的信仰中有那么准确、触动人心的、美妙的表达。」创作了《止痛帖》后,章燕紫专注以中国的视角看真理。 她以艺术治疗人类疾病的哲学引起了很大的共鸣。她亦反思人类在生活中寻求治癒的倾向,「童年的良药可能是一支棒棒糖或一个洋娃娃;青年时的良药可能是一段美好的友谊、爱情或旅程;成年的良药则是家庭、孩子、房子、事业、汽车;有这些东西我们就能暂时忘记痛苦。」

 

章燕紫慢慢被视为一个独特的艺术家,为中国歷史、传统文化及多变的当代主题形成了桥樑。除了她有关宗教和医学的想像,她也会描绘昆虫,与逝去的大师齐白石进行一场对话。之后,她开始获得成功,并得到艺术圈内的好评。徐冰在《止痛帖》的开幕礼上对章燕紫说:「我们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参借了西方很多的经验,而没有充分利用我们极其优秀的传统文化。事实上,我们仍需要研究如何利用出色的中国文化。章燕紫的作品正好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灵感。」

 

业内专业人士的好评令她在比赛中取得成功:2013年,她获得了「百家金陵」画展之金奖,同年她亦获得鲁迅文化奖最佳艺术作品奖。

 

获奖之后的几年里,章燕紫积极到海外参加不同的个人展览和联展,包括义大利潘波拉托艺术博物馆(PAN Palazzo delle Arti di Napoli)的展览(2014年)、中国北京马奈草地美术馆的「私房菜:女性艺术家沙龙展」(2014年)、方由美术主办于香港海事博物馆举行的「新水活墨」展览(2014年)和中国上海「花事与清供」展览(2014年)。她亦曾参与北京今日美术馆(2013年)、广州5Art 艺术空间及巴塞尔艺术展(2015年)之展览。

 

歷史和实验

 

2015年夏天,章燕紫在香港医学博物馆驻留了几个星期。她创作了一系列名为《本》的作品,是她在这段经歷中发现的歷史故事和个人见解之成果。

 

其后在2016年7月和8月的展览,充分展示章燕紫是一个积极重塑自己艺术家,并争取不同机会在新的创意方向发展她的艺术。该展览延伸了她治疗、治癒和牺牲的主题,特别是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伯逊教授在博物馆内自杀一事启发,创作的装置艺术《復苏》。《復苏》是一个利用纱布绷带材料制成的翅膀装置;位于《復苏》旁的则是融入了中草药的绷带条抽象方形画。艺术家还描绘医疗工具来创作水墨画,包括一套七件的《空晶片》作品,巧妙地利用胶囊铝板作拓印工具。此外,她从博物馆地下室的一张手术床获取灵感,把止痛​​贴覆盖于木架上,并以水墨描绘各类种植在博物馆草药园内的草药。艺评家黄专认为章燕紫「描写了现代人的焦虑及其治疗方法」。是次展览得到众多媒体关注和好评,如艺评家芭芭拉·波拉克(Barbara Pollack)、皮道坚和艺术史学家朱丽亚·安德鲁斯(Julia Andrews)的支持。

 

近日展览

 

艺术家邀请我们反思医学如何治疗身体,艺术如何治癒精神情绪。在与精神病医生的谈话间展示了这个理论如何能治疗人们的心理状况,并带来正面积极的效果。我们邀请大家一起参与章燕紫的治癒之旅,感受艺术如何平静内心和心灵。

 

章燕紫现居于北京,并于中央美术学院担任艺术资讯网主编。章燕紫的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义大利L'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Napoli "L'Orientale"及瑞士爱彼博物馆(Audemars Piguet Museum)所收藏。2017年,章燕紫参与威尼斯双年展,获得佛罗伦萨混合媒体大奖。2018年,她更于英国爱丁堡外科医生大厅博物馆及巴斯东亚艺术博物馆首次举办个人艺术展览,展览为期六个月。第二年,她在墨尔本维多利亚艺术家协会与香港方由画廊举办展览,名为「隐居」。

 

章燕紫是中国古代水墨画媒介的主要实践者。她研究了心理和谐与义务的线索,这些线索既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又将我们分离于一个由个体组成的社会中。疫情爆发的时候,章燕紫正在纽约看望女儿,她被迫留在纽约,并在这段时间创作了《口罩系列》。这一作品是她对周围城市居民状况的一种特殊回应。章燕紫的作品在这一系列中变得愈发戏剧化与真实,作品将于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上首次完整展出。随着世界从疫情的阴影中逐渐走出来,口罩成为了一个耀眼的目击者,是这个时代的重要见证。在这个时代,人性的弱点、怀疑与激情从文明的海洋中浮现,在混乱的空气中唿吸。

 

感受章燕紫

 

章燕紫将继续研究人之处境,视如今依旧未被完全了解的星座为人类起源的线索,作为我们内心激情和驱动力的标志。随着人类对医学知识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也许这将完善我们对人类的理解。然而,章燕紫的作品中那些最美的奥秘依旧等待解答。

作品
展览
出版
新闻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