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醒

2022年6月29日 - 8月14日
概覽

方由非常榮幸地宣佈,北京藝術家黃丹將在位於香港中環大館的方由畫廊空間舉辦一場激動人心的新個展。展覽時間從629日持續到87日。 

 

展覽主題為「初醒」,這是黃丹首次在畫廊空間中集中展示她的這批新作——金箔系列(其中部分作品於20225月在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上展出過)。該系列作品是由藝術家用金箔在油畫布上繪製而成,對於一個一直致力於在紙上進行水墨創作的藝術家來說,這是她本人所創造出的一種新的藝術表現手法。

 

該展覽的主題參考了1969年披頭四樂隊The Beatles的經典之作《黃金夢鄉》“Golden Slumbers” ,這是一首歌頌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和只有孩子們才能體會到的寧靜睡眠之夜的歌。 歌詞「初醒」暗指醒來迎接新的一天。在黃丹的作品《安逸》和《安寧》之中,藝術家描繪了平靜的不作為和積極的能動之間的微妙折中點,這類似於起床醒來的時刻。 我們都離開了嬰兒期的世界,以自己的方式挑戰和駕馭這個世界,《黃金夢鄉》是一個充滿樂觀和可能性的標題,適合新的一天,它是黃丹尋求以大膽的新方式構建她的哲學藝術體系的新證據。

 

在黃丹的個展「初醒」中,她提到了黃金在圖像誌中的使用,以及在以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為代表的當代藝術家們後來的作品中也有表現。曾經的藝術家用黃金作為背景,讓普通人像是沐浴在天國的光芒之中,而黃丹卻把金箔置換到舞臺的中央。

  

在藝術創作中,黃金不再是一種媒介,而是成為藝術家進行創作的描繪物件,在這種情形下,黃丹創作的主題思想和主體形象,馬、蛇、猴子和山脈就成為了黃金的載體。 在創作方式上,她將墨水煉金術化為流動的黃金,可加速對所描繪的生物的意圖和作用的消解與清空,並將黃金本身與凡人世界的精神等同起來。

 

黃丹選擇黃金作為創作材料本身就是對這種最受歡迎的貴金屬的持久魅力和價值的承認。這位藝術家對所描繪意象的選擇始終如一,這與黃金本身永恆的吸引力形成了自然的呼應。黃丹筆下的馬,其輪廓形成了一種潛意識的聯繫,與過去的古典山水畫相比,增加了一種永恆不變的感覺。 在幾千年的時間里,人類一直在尋找、開採和渴望黃金,對那些收集黃金的人來說,它是溫暖、力量、神秘和便攜價值的強大結合。從「金手指」到「金本位制」,它跨越了我們最近記憶中的文化和經濟傳奇。

 

雖然黃金代表著形式的堅固和價值的穩定,但它也具有適應性、可替代性和多功能性。我們鼓勵參觀展覽的觀眾反覆徘徊,從而觀察光線是如何在一天不同的時間段來改變繪畫本身。當黃丹尋找生活的規律和節奏時,她創造的圖像也會根據當時的光線和陰影不斷變形和改變。 這些動物們成為了歷經滄桑變化的宇宙的代表,它們開闢出自己的道路,既靜止又變幻莫測。

 

在黃丹走向抽象創作的過程中,這些畫作既是一種出發,也是一種延續。「初醒」這個展覽主題可以讓參觀者在蘇醒之時反思新的開始、新的可能性、新的夢想和意圖。

黃丹曾經描述的「從多到一半,再到少...... 再到無」的極簡之旅,在她的繪畫中實現了進一步的轉化,從作品的主題和材料本身都能顯示出來。 在這次展覽展出的作品中,即使是表現缺乏故事情節或創作意圖的集體場景,藝術家也用同樣冷靜的眼光描繪出分離和統一的狀態。 在動物們一起出現的場景中,比如作品《合拍》和《安之若素》所表現的內容,在黃丹的描繪與詮釋下使其同樣散發出親情和家庭的光環,這也反映出藝術家正朝著她具象化的削弱和抽象形式的方向繼續前進。

 

對於一個一直致力於在紙上進行水墨創作的藝術家來說,徹底轉向對黃金的描繪創造了一種內在的機遇。從視覺上看,這是一個映射的平面,同時也是一個拒絕透明且避免審視的表面。但從象徵意義上看,這是一種投射權利的媒介。對藝術家本人來說,黃金是她在水墨實踐中的延伸或發展。因此,黃金被暫時從通常困擾它的嫉妒與貪婪中解放出來,並因其實用性、反射性以及與圖像的互動對話而備受讚賞。從黑暗的背景中浮現出來的色彩,在暮色中隱約可見,色彩既具有燈塔般的啟發性又具有絕對的支配性。

作品
展覽照片